阳山县大学城

阳山县大学城

当前位置: 主页 >

阳山县大学城

时间:16-07-23来源: 作者: 点击:901463 次
十人后迅疾的风刃挣扎然而风刃种子

原标题:南阳撞车案背后的集资乱象|社会

“表面上看这是一起车祸,背后却是河南省南阳市房地产市场萧条、非法融资资金链断裂的一次集中爆发,而类似的集资陷阱不只南阳独有。”

南阳人把今年的2月29日称作“黑色星期一”。当天中午,一辆白色比亚迪越野车突然冲倒了十多名中午放学的孩子(一名学生当场死亡),还继续疯狂向前行驶,直到在滨河路白河大桥北头东路被警方截停。

事后,南阳官方对外发布消息称,经公安机关审讯调查,犯罪嫌疑人马高潮作案动机主要是对社会不满,悲观厌世,制造事端,引起社会关注。马高潮是南阳市大新实业的员工,也是南阳市检察院一名正处级干部。

表面上看这是一起车祸,背后却是河南省南阳市房地产市场萧条、非法融资资金链断裂的一次集中爆发。《中国经营报》2015年4月4日报道称,南阳市有近一千家房地产开发公司,多数都涉及民间借贷。

钱去哪儿了

春节后,网上时不时传出北上广深的房价又涨了的消息。涨价的新闻让人一惊一乍,看得心慌慌。

离北京八百余公里的南阳市,很多人的心里也不安定。只是恰好相反,这里的房子已经卖不动,意味着他们以2分左右的利息(月利率2%)通过中间人或信贷公司放给房地产公司的钱将无法追回。

马高潮可能是其中最心慌的一个。他不仅把自己的钱借给了南阳大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还有部分亲戚朋友的钱也经他手到了大新房地产。“这些钱的总额大概有4000万。”一名通过马高潮转了高额资金的债权人说。

马高潮

马高潮早年当兵,复员后回家乡进了南阳县(现称宛城区)公安局上班,后调到南阳县法院。在此期间,他的父亲马古瑞担任南阳地委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局局长。

马高潮在法院曾经有晋升为副院长的机会,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他把一份非常重要的案卷弄丢,人事任命最终未能得到上级批复。他因此心情很不爽,跟法院领导闹意见,借故不到单位上班,后来调走。

没想到,马高潮转出法院系统却得到了更好的仕途发展。南阳县法院副院长只是个副科级岗位,一出来,他就到了正科的岗位——红泥湾乡乡长。三十岁不到,他又去了另外一个乡镇做党委书记。此后他一直做到南阳市检察院反渎职局侦查局局长,正处级。

车祸后,南阳检察院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,马高潮已退休。实际上,他的退休手续仍未办理。3年前,时年57岁的马高潮主动申请退居二线。此后,他基本不到单位,只是偶尔去开会。

2015年,马高潮搬离住了快二十年的市政府家属院,但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搬往了何处居住。在南阳当地贴吧,一名自称是他邻居的人说,马高潮把邻里关系处理得很好,人也随和。

马高潮的儿子早几年去了澳州居住,妻子以照顾儿子的名义也跟了过去。他本打算,等退休也移民澳州。

身边的人说马高潮很看重面子。他在检察院系统上班,喜欢人家主动喊他“马检”,听起来体面。他搬离市政府家属院很大的原因就是不想面子受损。“经常有讨债的人过去,围在家门口,邻居都能看到,他觉得很伤自尊。”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者说。

在马高潮觉得伤自尊、不能忍受的时候,把钱放给他和大新公司的人同样痛苦。范冬花(化名)就是其中之一。她已经61岁,身体不太好,家中有3位老人,最小的都已85岁。2014年11月,她再也没有从大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拿到利息。此前,她瞒着老公,把家里3位老人的积蓄都拿去集资,拿到第一个月利息的时候,她想“这钱太好赚了,应该再凑点放进去”。她把孩子准备结婚的钱又放了进去,没两个月,利息就停掉了。“哎,我真是智商低,我智商低,可这么多人都智商低。”范冬花说。

范冬花跑到大新去要本钱,对方用“没有钱”就打发了。后来,她才知道,跟她一样的受害者有六百多人。此时的马高潮,也成了其中一名债权人,他跟着浩浩荡荡的讨债队伍一起找大新要钱。但同时,因为拉朋友集资,他也是一名“施害者”,经常被追债。

后来,大新公司撑不下去,就计划用公司在南阳淅川开发的一处养生基地的房子抵债,给出价格为3500一平米。同为债权人的年大(化名)发现那里的房子一千块钱一平米都没人买,而且这个开发了两年的项目,竟然连土地使用证都没有。

马高潮也不要淅川的房子,大新公司把名下的一辆白色比亚迪越野车抵给他。希望他不要带头讨钱。这才把马高潮的情绪暂时安抚下来。

年大明白“只有团结才有力量”。他建了一个QQ群,用三天时间召集了300债权人,准备集体向大新发难。大新公司的董事长毕应先托人找到年大,希望能跟他面聊。“见面的时候,她就说让我支持企业,企业也不容易,企业遇到了问题,得给她时间去处理。”年大说。会面中,毕应先还答应先给年大解决一部分——20万,并把号码留给年大。毕应先以前也是一位体制内的干部,后来下海创业。

没想到,QQ群内混进了大新公司的人。他们组成维稳人员进驻群内,还把毕应先跟年大见面的消息在群内传播,年大自此失去了群友的信任。鉴于群员在群里的任何发言都会被大新间谍记录,此后群内几乎无人发言,QQ群也失去了集体的力量。

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维权方式,毕应先也采取针对性处理方案。南阳一家日报的记者,早些时候把钱放给了大新。爆发追债风波后,他也建了一个QQ群,还拿着记者证找到毕应先。最后,毕应先同样给了他一辆公司名下的车抵债,以及2万元现金。此后,该记者解散QQ群,连同之前在群内公布的手机号码也一并换掉。

马高潮虽然在此轮追债中拿到一辆车,但他的不满情绪却在毕应先和大新公司的敷衍中一点一滴积累。

冒进的民间资本

2013年7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(境)外的国家工作人员加强管理的暂行规定》通知,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。当时,马高潮本想直接移民澳洲,但完全去掉公职移民澳洲,又心有不甘。在此背景下,马高潮才主动申请退居二线。

退居二线后,马高潮直接去了大新实业上班。大新实业看中的正是马高潮的干部身份。大新的资金链开始出现问题时,毕应先想融到更多的钱,她聘马高潮为业务经理,负责揽储业务。马高潮也想最后干一票,等办完退休手续,即移民澳洲,与妻儿团聚。

深耕检察系统十几年,马高潮积蓄了众多的人脉。“他平时不抽烟,也不喝酒,但对于商场上的富贾,他却是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
大新实业和大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成立于2008年和2009年。两个公司的注册地址虽然不一样,但法人代表均为毕应先,且是两个公司一套人马。通过大新实业从民间融资,然后再由大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支配。这种“左手融资,右手建房”的模式,也是南阳市大多数房地产公司的通用模式。

比如,2007年注册的万裕集团,法人代表为赵明云,他从政府机关退休后创办这家企业。公开资料显示,这家公司已于前年因非法融资问题,被立案调查。当时一起进入政府调查视野的还有另外两家公司,一家是易林商贸有限公司,另一家就是大新实业。

易林商贸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赵新强此前也是公务员。赵新强曾担任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检察长。经过几次股权变更,这家公司的股权最终最终为儿子赵辙和赵新强情人夏改华所有。

2014年6月26日,河南南阳市高新区三杰盛世城售房中心门前,众多业主情绪激动,围堵省道讨要说法。央视《焦点访谈》 报道南阳三杰房地产公司“瘦身钢筋”事件,导致了整个南阳市房地产市场的崩溃,也让民间融资的利益链断裂

仅这三家公司的集资金额,就达十几亿元。参与投放者,也多数是南阳市的公务人员。后来,赵新强和夏改华前后相隔一天到公安局自首,但官方只追究了赵新强的“滥用职权罪”,在审查三天后释放,改为“监视居住”。非法集资责任则由夏改华一人承担。

在大新的介绍册中,他们公司的项目此后遍地开工。他们在南阳市下辖的镇平、唐河、新野、淅川4个县同时开发了房地产项目。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为镇平养生基地,也叫张仲景养生城。张仲景是东汉末年有名的医学家。按照大新的规划,养生城将投资36亿元,总占地4000亩,总建筑面积159万平方米。

毕应先先在媒体造势。当地报纸称,这个项目将让南阳崛起为一座养生城。企业的形象广告布满了南阳的大街小巷。项目奠基仪式上,南阳市一位领导出席了剪彩。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,多数人说,就是因为受这样的影响,他们才愿意把钱投给大新。“领导都请去了,报纸又那么吹棒,我们肯定相信。”

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在南阳官方调查大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非法融资的当年——2014年,大新实业被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授予“河南省诚信企业”称号。毕应先荣获“河南省房产行业先进工作者”、“十大创新人物”、“中原经济区建设杰出企业家”等称号。

虚幻的表象迷惑了大众,大量的民间资本以2至4分的利息进入大新,冒险者甚至把自己的住房抵押给银行贷款,然后把钱放给大新。大新自创办至今,从未从任何银行借贷到一分钱。

民间资本为大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财力。这基本是南阳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模式。高峰时,大新在南阳市设5个融资办事处。并花重金在南阳市最中心地段——新华城市广场,租了近200平米办公区,只是为了展示公司开发项目的大型沙盘。大部分投钱给大新的人,都来这里参观过。

2012年在南阳举办的全国农运会,为此种势头又加了一把火。当地媒体报道,南阳房地产迎来大发展,当时的一组数据显示,当年1至7月,南阳市新建商品房成交12137套,其中,7月比6月增长71.65%。南阳全年城市建设新开工项目总投资超过50亿元,相当于过去10年投资的总和。

集资者此时还未意识到“躺在家里数钱的日子到头了”。2014年6月,央视《焦点访谈》报道南阳三杰房地产公司“瘦身钢筋”事件。这起偶然事件,导致了整个南阳市房地产市场的崩溃,也让民间融资的利益链断裂。随后还有几位投资户因拿不回本金跳楼自杀。

南阳市政府叫停所有南阳在开发楼盘,开始冷处理,让此前高速冲刺的融资机器迅速停下来。媒体报道称,就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,“瘦身钢筋”事件对房地产行业的影响巨大,房子不好卖,市场低迷。一些购房者又回过头来要求对钢筋进行鉴定。对于房地产企业而言,更致命的是,民间借款融资变得更加艰难,很少有人愿意再往房地产企业投资。

2014年,中央巡视组进驻河南,在反馈情况中专门提到,“要处理好非法集资问题,保证群众利益诉求。”河南非法集资涉及金额连续三年全国排名前三。“南阳非法集资金额,在河南也排前三。”卧龙区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说。

大新再也融不到钱,但它每月必须向此前的投放户支付共计近两千万元的利息。在这种情况下,崩盘只是时间问题。但大新在进入有关部门的调查视野后,当地官方对外称,大新实业集资案在卧龙区政府督办下,企业项目正在推进。

最后的疯狂

2015年3月27日,南阳市规划局局长肖河成了“瘦身钢筋”事件的责任人。南阳官方对外发布消息称,南阳地产的无序发展和监管失责,正是南阳民间金融乱象发生的根源。

后来,大新公司以新野县物流园土地为抵押,向银行申请8000万贷款,但依然未得到批复。 “项目正在推进”成了一句空话。

马高潮急了,一向爱面子的他跑到市政府上访,反映大新情况,但无人搭理。“身份转变落差太大,他精神上很难接受。”一名接近马高潮的人说,“他去大新要钱,也基本不理他,受到的刺激很大。”

上访遇到冷面,在外还得忍受众多亲戚朋友的叫骂。“那些借钱给他的人,见到他就骂,他也只好忍着。”

当年底,大新公司给了他一次希望。在一次维权者代表见面时,毕应先当场允诺“有希望”,“明年3月份可以兑现一部分。”

今年2月底,马高潮通过关系了解清楚“3月份的兑现”又是一次欺骗,精神上的第二次刺激让他开始疯狂。在大新公司不受待见,投放户又持续追债,两面夹击的压力成了让马高潮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最终,在那个4年一遇的中午,马高潮驾着大新公司抵给他的白色比亚迪,来到南阳市建设路与孔明路交叉口的南阳市一中。此时,正遇上放学,马高潮驾车进了校门,沿着进门花坛绕了一圈,撞倒了3名学生。然后出了校门,直接逆行闯红灯开过十字路口,冲向正在过马路的学生。

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a| 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0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